相关文章

H7N9禽流感冲击波:浙江养鸡龙头卖不出一只鸡 一月冷藏500吨成本增...

每经记者 徐杰 发自浙江

随着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案例逐日增多,对于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而言,除了积极配合当地疾控中心对土鸡采样和对员工进行身体检测外,将活土鸡宰杀后迅速送进冷库进行冷藏,是这家公司目前唯一能想得出来的应急之策。

“原来每天可以卖出1万余只土鸡,现在销售基本停滞。”该公司副总经理陈希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大倒苦水。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是浙江省农业龙头企业、浙江省最大土鸡养殖企业,年销售宁海土鸡达600万羽,然而,自近期禽流感事件发生以来,其家禽类产品销量一落千丈。陈希杭表示,4月6日以来,一只鸡都没有卖出去,只好加大屠宰力度,预计一个月下来要冷藏500吨。根据陈希杭透露的冷藏价格计算,去除宁波市政府给予的补贴,企业增加的成本达到60万元。

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只是众多受波及企业之一,H7N9禽流感疫情爆发后,我国家禽业受到严重冲击。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初步测算,截至4月15日,肉鸡鸡苗直接损失,加上活鸡和鸡肉产品销售损失,合计超过160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畜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玉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爆发后,市场产生了恐慌心理,人们对商品鸡等禽类产品产生顾虑,给家禽业造成巨大打击,其中以养鸡业受到的打击最大,同时也影响到养殖企业以及农户继续养殖的积极性,进而危及后期市场供应。

浙江最大土鸡养殖企业交易停滞/

陈希杭是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自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家禽养殖业,距今已有12年。

“原来平均每天可以卖出1万多只土鸡,现在交易落至冰点。”陈希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除了销售额急剧下挫外,价格也一路下滑,“原来每斤可以卖到12元,最近卖出的一批只有2.6元,比白菜的价格还低……现在送人都不要”。

根据公司提供的销售数据,4月3日,公司销售活禽约1万羽1.7万多公斤,销售鸡蛋1040公斤,4月4日,销售量就急剧下降到3000羽左右,4月6日以后,一只鸡也没有卖出去。

陈希杭认为,目前家禽类产品滞销的原因是,民众对于食用鸡、鸭等家禽产生了很大的心理担忧。

陈希杭告诉记者,他们公司采用的是“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大部分委托农户饲养,公司按合同价收购。按合同,公鸡收购价是15.2元/公斤,母鸡16.6元/公斤。尽管市场出现滞销,但与农户的收购合同仍要执行。眼下市场上土鸡价格已经跌到5.2元/公斤,按此价格,公司每天收购1万羽土鸡,净亏损额在20万元以上。

大量的鸡销不出去,每天的家禽饲料、人工、水电等费用都是不小的压力。陈希杭称,公司每天只能对鸡进行宰杀,然后冷藏,目前该公司一天宰杀15吨鸡,一个月下来在500吨,如果还是没有销路,就要加大加工能力,而这将大大增加他们的成本。

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冷藏包括两道工艺,速冻和冷藏,其中速冻费用最高,每月费用达到1200元/吨,而冷藏部分每月每吨则需要210至250元。记者据此初步计算,一个月下来冷藏的500吨鸡,增加的成本达到70.5万~72.5万元。

针对当地家禽业受到的打击,浙江宁波市政府紧急出台了 《关于扶持家禽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政府计划出资近2000万元对当地养殖户进行补贴。具体办法为,经过省、市、县(市)区认定的种禽场和宁波市特有的优质种禽,每月每只种鸡(鸭)补助5元、种鹅补助10元。补助时间暂定为3个月,从4月1日到6月30日。

《意见》还明确,对孵化场和家禽加工企业也进行补助。孵化场如果持有宁波市 《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能一次性得到1个月孵化量的维持性补贴,补助标准为每只苗鸡 (鸭)0.5元、苗鹅2元;冷藏禽产品的,每月每吨可获得200元冷藏补助;家禽养殖、加工、销售的市级农业龙头企业和市级示范合作社在4月1日到6月30日期间的资金贷款,按照贷款额度和贷款期限进行贴息。

虽然政府已给出政策,但陈希杭认为这对目前处于“水深火热”家禽养殖企业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只是补助了支出费用较少的冷藏部分,而500万吨鸡的速冻费用仍然高达60万元。

陈希杭悲观地认为,如果H7N9禽流感疫情持续下去,不少家禽类养殖企业将会倒闭。

家禽业损失超过160亿元/

农业部网站17日公布称,据统计,国家及各省禽流感参考实验室共采集样品84444份,样品覆盖了全国473个活禽经营市场、32个家禽屠宰场、896个家禽养殖场户、79个野生禽类栖息地、36个生猪屠宰场和137个环境采样点。目前已完成了47801个样品的检测,共发现39份样品为H7N9禽流感病毒阳性,其中38份来自上海、安徽、浙江和江苏4省市的9个活禽经营市场的家禽和环境样品,1份来自江苏南京市的野鸽样品。

对于病毒的滋生,农业部进一步明确称,截至目前,只在活禽交易市场的样品和野鸽样品中分离到H7N9禽流感病毒,在畜禽养殖场、野鸟栖息地和屠宰场采集的样品中均未分离到H7N9禽流感病毒,各地家禽养殖场排查未见异常情况。

浙江省成为本次禽流感重灾区之一,该省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在电话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称,家禽养殖业包括养殖、流通等环节,目前可以明确的是,省内家禽养殖场未出现异常情况。

值得指出的是,从目前监测情况看,未发现猪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4月17日,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陈化兰表示,自3月底H7N9禽流感疫情发生以来,从上海、安徽、浙江和江苏4省市采集了35个生猪养殖场和11个生猪屠宰场的2150份病原学样品和2000份血清学样品,H7N9禽流感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对于H7N9禽流感疫情给家禽业带来的影响,从农业部召开全国加强H7N9禽流感病毒监测稳定家禽业生产视频会议上透露出来的消息称,全国肉鸡和鸡蛋市场需求骤然减少,价格大幅下降,雏鸡和活鸡销售严重受阻,养殖场户不敢补栏。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初步测算,截至4月15日,肉鸡鸡苗直接损失超过37亿元,活鸡及鸡肉产品销售损失超过130亿元,产业发展面临巨大压力和严峻挑战。

刘玉满认为,中国畜牧业协会测算公布的可能只是保守数字,本次H7N9禽流感疫情事件发生以来,市场上,不管是种鸡、商品鸡、肉鸡还是鸡蛋等,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值得一提的是,突然发生的疫情,也波及至畜禽饲料行业,浙江长兴大洋生物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卫琴介绍,这段时间,公司销售至少下降了一半。

动物饲料生产商泰国正大集团日前表示,受到禽流感冲击的中国家禽行业在今年下半年之前可能不会出现复苏。据该集团负责家禽业务的中国区高级副董事长白善霖4月15日在北京接受专访时表示,消费者中出现广泛恐慌,对于整个行业造成严重冲击。部分地区限制了家禽行业的贸易,在某些地方,甚至完全暂停了家禽贸易,现在很难销售家禽产品,整个行业损失惨重。

同步播报

浙江多地紧急出台政策扶持家禽业

浙江省多地已紧急出台政策对当地家禽养殖业予以财政扶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继宁波出台扶持政策后,16日,浙江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出台《关于积极应对H7N9禽流感扶持家禽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计划通过财政补助、税费减免等政策,保护家禽养殖者利益,努力稳定家禽生产,促进家禽养殖业持续健康发展。

《通知》明确,对持有效《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的种禽场给予生产维持性补贴。以2013年4月8日的存栏种禽数为准,财政按每只15元的标准给予补助。

其所需经费由省和县(市、区)分别承担,其中经济欠发达地区由省承担70%,县(市、区)承担30%;其他地区各承担50%。祖代种禽场和家禽品种资源场享受国家有关流动资金贷款支持、免征种禽养殖所得的企业所得税、减免收费等扶持政策。孵坊由县(市、区)政府制定补助政策。

浙江鼓励禽类加工销售农业龙头企业等收购、加工压栏家禽。凡2013年4月1日至5月30日期间按4月1日前签订的合同收购价收购、加工活禽总数在5万只以上的企业,财政按每只2元的标准给予补助。其所需费用由省和县财政1:1承担。这期间家禽加工、冷藏冷冻企业进行初加工、冷藏冷冻禽肉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各地要协调金融机构,努力增加对上述企业的流动资金支持,用于收购家禽。浙江各级财政优先安排农业龙头企业贴息等资金。

浙江还对家禽养殖场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对2013年3月底存栏肉鸡肉鸭1万只以上、蛋鸡蛋鸭2000只以上、鹅1000只以上、产蛋鸽3000对以上、鹌鹑5万只以上的养殖场给予一次性补助,标准为每只肉鸡肉鸭1元、蛋鸡蛋鸭2元、鹅2元、产蛋鸽1元、鹌鹑0.2元。其经费由省和县财政共同承担。小于此规模的养殖场的补助政策由各市、县(市、区)研究制定。

浙江省要求,在未检测出H7N9病毒阳性地区,不得实施禽类及其产品流通的相互封锁。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关闭或开启禽类交易市场。

从现在至2013年10月31日,浙江将减免家禽检疫费。浙江省将在大中城市,加快实施品牌冷鲜禽产品和熟肉制品取代活禽交易。而在现有农贸市场内的活禽交易、宰杀只准在市场管理部门指定的场地内进行,并改善屠宰条件。

同时,温州也发出关于应对H7N9禽流感影响保护家禽业生产的紧急通知称,按照市政府的补助政策,市区持有《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的种禽场、孵化场,给予每只种禽15元补贴,补贴数量以今年4月底的存栏种禽数为准;给予每只禽苗0.5元补贴,补贴数量以今年4月1日至5月31日期间孵出禽苗数为准。

对于目前浙江省以及辖区内地级市纷纷出台扶助政策,浙江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浙江省出台的政策以考虑全省全局为主,具体按照省级标准执行,还是各地标准的,由地方政府决定,“宁波,温州经济比较发达,一般按照标准较高的,补偿家禽养殖企业和农户有利的方面执行”。

刘玉满认为,政府相关部门眼下要积极出台补救措施,尽量减少家禽类养殖企业和农户的损失,同时调动他们继续养殖的积极性,推动畜禽产业后期稳定的市场供应。